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人才工作网首页 > 人才资讯返回首页>>

华强北商铺的关与开:深圳创客们拉动了整个产业链

来源:一财网发布时间:2016-08-29

  近日的华强北正经历所谓“史上最严查货”,俗称打假。

  深圳的华强北是“中国电子第一街”,电子业大卖场林立。外界盛传,许多商铺因为这场打假风暴而撤退,华强北“一夜空城”。

  不过,走访多家卖场发现,商铺的空置率与半年前相比,的确高了一些,但并未像外界描述的那么夸张。不可否认的是,在市场大环境和电商冲击之下,华强北的一些传统商家在走还是留之间徘徊。

  与此同时,创客正成为华强北转型中一个非常突出的亮点。华强北的元器件种类齐全,成为智能硬件创客们绕不过去的创业圣地,在卖场萧条和山寨式微后,再次站在了硬件创新的浪头上。

  一些商家抓住华强北创客涌现的机遇,迅速转身,代售创客的创意产品,迎来了销售的春天。“我们开业不过8个多月,销售额已经接近1000万元了。”28岁的郑坚杰对记者说起他们公司代理的无人机和扫描仪等创意产品的火爆时,颇为喜悦。

  “经营仍然稳定”

  10时半,记者在华强电子世界和赛格等大卖场发现,写有“严打收赃销赃行为 规范市场经营秩序”等字样的红色横幅高高拉起。与半年前记者走访时相比,商铺空置率没有太大的变化,目测下来也就在两成左右。在赛格二楼的一个拐角处,一个空铺位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面积8平方米,租金6850元/月”。

  随后,记者来到爱华市场和龙胜配件市场等规模较小的卖场,发现一楼商家满满的,二楼及以上楼层关门的店铺要多一些。

  在龙胜配件市场的二楼,虽然已近中午,一条过道两侧的店铺仍是铁将军把门。附近的商家说,贴着招租白条的是要转租的;没贴的要么是回家“避避风头”了,要么是觉得上午人少,等到下午再来营业的。

  上到市场的三楼,记者跟一位售卖对讲机的商家聊起来。他说,这次查货的力度和以前差不多,就是今年查货频率高一点。

  华强北虽然在电子产品领域出尽风头,但山寨产品出没,既损害消费者利益也不利于市场的长期发展。这些年来打假行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由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手华强北街道办等主管部门主导进行。不过,据媒体报道,本次严打的力度相比以往更大、时间更长、范围更广。

  在华强北街道办副主任刘仁根看来,打假只是常态化的工作,对市场的长期发展有好处,华强北目前的经营还是很稳定的。

  他告诉记者,过去一些经营服装的大卖场现在也开始做电子产品,另外即将开通的地铁7号线将释放超过2万平方米的地下商业空间,这些扩容的面积需要时间消化,这就使得华强北现在看起来有点空。

  “华强北以前是以手机和配件为主导,现在则以数码产品、电子元器件、安防产品和LED为主打产品。”他说,“在转型的阵痛期,有进有出是自然现象。这30多年来华强北从来不缺转型,也不怕转型。”

  2010年左右,是华强北最辉煌的时候;但是智能手机崛起之后,山寨手机仿制成本大增,利润空间被挤压。

  福田区企业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冯向阳告诉本报记者,从2011年到2012年年底,华强北的人流量减少了10%,总营业额也下降了20%到30%。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柜台的撤离,不过撤离的以小柜台偏多,主要经营的是手机及配件,其中山寨机最为突出。

  目前关于空置率还没有官方数字,但是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商家估计称,空置率一般保持在两成左右。

  一个较为乐观的声音是,华强北的电子业市场以B2B为主,与其他地方一些以B2C为主的电子卖场相比,受到的冲击相对会小一些,至少受电子商务的冲击会小很多。

  “每个月去掉租金等各方面开支,还能赚个万把块钱,相当于给人打工了。先熬着吧,实在不行再撤。”赛格一位卖相机的档口老板说。因为修建地铁,华强北已经封路三年,他盼着,今年10月底地铁通车重新开街后,日均客流量能比现在的两三百人翻一番。

  国外创客来到华强北追赶时间

  同时,智能硬件的创客正在华强北风生水起。

  刘仁根说,华强北目前较大的创客空间将近十个,比如华强和赛格集团各自组建的创客中心,至于小规模的创客空间,那就太多了。

  马欢(化名)在华强电子世界的一个创客空间里研发一款创意耳机。他告诉记者:“这个创客空间按人头收费,我们团队一共有3个人,每个人每个月租金1200元,包括物业费和水电费。在外面租个单独的办公场所的话,差不多也是这个价格。”

  他最满意的是,下了楼就能买到原材料和零配件。他感叹:“无论你在华强北哪个位置,买到元器件都是分分钟的事,顶多几个小时,这是没有一个市场能比的。”

  马欢感觉,大概就是这两三年,身边的创客多了起来。

  2015年新年伊始,国务院总理到访位于深圳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里的柴火创客空间,勉励深圳加快转型升级,打造创新发展的高地。

  深圳也在简政放权、机构改革等一系列机制方面出台措施,走在全国前列,不仅激发了创客(Maker)们的热情,国际创客也蜂拥而至。

  当年7月,来自世界各地的15支创业团队,加入了全球知名的硬件孵化器HAX在华强北的分部。

  去年6月华强集团成立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目前有40个创业团队,其中5个为海外团队,创始人分别来自美国、以色列、荷兰和日本。

  他们为什么来到遥远的深圳?在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总经理李诺夫看来,华强北拥有全球任何一个创业中心无法比拟的优势。

  他以美国硅谷为例:在硅谷,采购一部手机所需要的400个元器件可能得2个月,在深圳3天就可以全部搞定。在硅谷做一款产品,可能要8个月,在深圳只要2个月。

  “硅谷大多是精密工厂,要么生产芯片,要么提供方案,其他的生产包括集成制造几乎全部在中国。虽然芯片的含金量是最高的,但是没有集成,他们能做得出来么?”李诺夫对本报记者分析,“在硬件领域,领先半年就是生命,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追赶时间。”

  借创客东风转型

  创客也不再停留在“make”的阶段,他们已经成为华强北持续繁荣的推手。

  在上述40个创业团队的项目中,一大半从设计走到了生产。其中,新颖的智能硬件颇受市场欢迎。

  李诺夫介绍,有个项目研发了小型智能体温计,只要插在手机上面,下载安装App后,使用者用手接触手机就能测体温,正负温差千分之二。其主要客户群体是孩童,因为小孩子量体温时喜欢扭动,传统体温计不好测量。上市9个月,该款体温计销量就达十几万只,目前估值已过亿元。

  在深圳的创客可以接触到整个产业链。华强北的柜台几乎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每一家柜台都连接着一家或几家工厂。刘仁根说,创客们在华强北能轻易地找到传统制造业老板,将创意落地;而传统制造业工厂的生产也会被创客拉动。

  他说:“华强北之所以发展到今天,就是因为创客的持续推动,从手机到现在的数码产品等。创客是永不落幕的,是华强北未来转型发展的方向。”

  创客的奇思妙想变成看得见的产品后,一些传统柜台也敏锐地抓住机遇。文章开头提到的郑坚杰此前曾在华强北蹲了半年的柜台,但是今年年初他和朋友在华强北开了一家体验店,专门代理新鲜出炉的智能硬件,品种多达600个,单价从60元至20万元不等。

  他指着一款新研发的扫描仪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种扫描仪一分钟能快速扫描并打印60多张不同的页面。“传统的扫描仪能打印的张数取决于你的快慢程度,打印每一页都需要将之前的一页取出来,很慢,而我们这款产品不需要这个动作。价格也不贵,1999元。”

  他们的体验店被视为智能硬件对接消费者的中间渠道。他说:“新奇的智能硬件和新款手机不一样。消费者在未接触新手机前,其实对产品多少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因为新手机和上一款手机相似之处会比较多。而我们的智能硬件产品很新,消费者会觉得新鲜。”

  郑坚杰说,目前他们的客流量大概是400~500人次,周末的时候会多达1000人次。据记者了解,这要比一些传统产品柜台一两百人次的客流量高出一大截。

编辑:仰双全

微信“扫一扫” 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