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人才工作网首页 > 文化人才 > 人才风采 返回首页>>

吴亚丁:资本化时代精神真相的探寻者

来源: 深圳人才工作网发布时间: 2015-01-14

/谢运娣

吴亚丁,当代小说家,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会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现任深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罗湖区作家协会主席。2005年,首次出版长篇小说《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2010年出版《出租之城》,在全国各地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其文学及影视作品《我们应该选择怎样活着》、《天下客家》等曾获《中国作家》金秋笔会短篇小说一等奖、中国散文年会优秀百篇散文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中国南派优秀纪录片奖和最佳摄影奖、中国广播电视大奖(全国“星光奖”)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
   
近日,其新作《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吴亚丁短篇小说集》,由四川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

从读书到写书

吴亚丁,祖籍江西南昌。出生于书香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受父亲的影响,他自幼便喜欢读书。用吴亚丁的话说,从小家里只有书。古今中外书籍,从小说、纪实文学到诗歌、散文、戏剧,他无不涉猎。“长大了有饭吃,有书看”成了他小时候最大的梦想。

吴亚丁至今依旧嗜书如命,书房里堆满的书被他视作最宝贵的财富。他同时读好几本书,走到哪,翻到哪。他尤为钟爱西方的现代小说,索尔·贝娄、菲利普·罗斯、伊恩·麦克尤恩、埃科、库切、帕慕克等人的作品是他近年来的最爱。吴亚丁认为,西方小说的魅力在于作品对人性的刻画。“卢梭曾经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有深度的现代作品,将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枷锁刻画得入木三分。”“西方走过的道路和中国不一样,书中描写的年代,有些是中国正在经历的。”

 读百家之书,成一家之言。吴亚丁说,写作是众多阅读之后自然而然的选择。2003年,吴亚丁用4个月写出了《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2005年作家出版社出版),此后,他又陆续创作了多篇长、短篇小说。用吴亚丁的话说,他的写作是无心插柳,一开始只是写着玩,后来越来越放不下。

展现资本化时代的多元价值观

吴亚丁的小说大部分取材于深圳故事。他用明丽优雅、唯美感伤的笔触,讲述在你身边楼宇和街道里发生的一些世道人心、情长理短的故事,著名学者徐肖楠说,吴亚丁书写的是当下普通市民“迷惘与失望的无价值生活”。 确实,吴亚丁将价值的丰富复杂性在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长篇小说《出租之城》里,叶蝉所追逐的对象陈旎就是一个非常物质化的漂亮女人。她本来就是人见人爱的空姐。她要吃世界上最好的冰激凌,要买世界上最好的小车,要成为万众瞩目崇拜的明星。她认为,“一个出色的现代女人,就应该这样骄傲地活着”。她与叶蝉一开始接触就不无真诚地说:“拥有大的公司和无数财产,才能成为真正富有、成功和完美的男人。我只喜欢这样的男人。”她不仅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当叶蝉的公司破产后,她又很坦然地投入了能实现她的这些梦想的一个叫夏总的老男人的怀抱。

在传统小说家的眼光看来,她无疑是一个典型的价值扭曲的人物。作家应该在陈旎身上吐更多的道德口水,以完成对时代的批判,但吴亚丁却没有这么写。作为一个作家,吴亚丁明白,将这种时代加诸个人头上所形成的价值观横加指责,显然是费力不讨好的。

绘制资本化时代的精神肖像

在这日趋“资本主义化”的都市社会里,孤单与寂寞几乎是每个人的生存底色。吴亚丁不惜笔墨充分彰显了这种生命的动感性和个体情感。陈旎这“可人儿”,激发了叶蝉的创业热情。叶蝉也确实赚了很多钱,多到他自己也数不清,他自己也无意去数清,反正他在寸土寸金的深圳能够买下整整一层高档写字楼。在爱情与赚钱双丰收的状态下,他又陷入了困惑、孤独和无助之中。他突然发现,“这并不见得就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他说:“许多个白天和黑夜,在辛苦工作的疲惫之后,我仿佛听到身体内部有一个声音在机械重复着说,创业。赚钱。赚钱。创业。”他倍感孤独,心情悲凉。

特别是当叶蝉听说了一个更会赚钱而又更热爱生活的女子安薇自杀了之后,他更是感到了人生的悲哀,他又开始“困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我,我们,到底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活着?呱呱坠地,难道就是为了睁开幼稚迷茫的双眼,来看一看这个肮脏的世界吗?或者是只为了钱?只是为了享受?抑或又只是为了爱情?为了自尊?……起初,生命并没有带来这么多东西的。生命本来是很单纯的,很简单的,甚至是很纯净的。可是,我们现在活在这个世界,却有了太多的困惑。我的困惑,我们的困惑,都实在太多太多了。”

《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中,岩桐就是因为无法抵御那“孤独与寂寞”,因而他“每一次回到清冷的家里,恨不得弄出一些声音来,让冷寂的屋子里有些生气”。 而实际上,“他茫然地看着电视里吵闹的人们,却对他们的声音充耳不闻。”入夜,“黑洞洞的窗户外面,仿佛似有似无地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整个世界都已沉入梦乡,而他,却正为一个并不认识的女孩——为一个不知其姓名,不知其职业、不知其家庭、不知其习惯和爱好、并且还不知其所终的黑衣少女,而难受,而夜不能寐。”

在如今这个提倡价值多元化的时代、自我意识和自我意志日渐强盛的社会中,吴亚丁不能为叶蝉、岩桐等等这些孤独落寞和受伤的人们提供牧师般的指导。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构性变化所引发的灵魂的阵痛。他只是尽到一个小说家的本分,以叶蝉们这些人物来“拼贴”这个时代人的精神肖像。

正如著名作家苏童所说,亚丁的作品其实是一份漂泊者的情感生活记录,不仅指涉深圳,也指涉所有都市的芸芸众生。吴亚丁希望通过这幅幅我国现时代都市人的精神肖像,来呼唤人情与温暖、呼唤理解与宽容,以复活人们对生活的感知,激励读者对人生价值进行重新思考。

以写深圳为己任

吴亚丁从94年底来到深圳,至今已近二十年,深圳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他把自己对这个城市的理解和热爱融入自己的作品里。吴亚丁认为深圳是一座与众不同的城市,这座城市因改革开放而建,在国家文件指导下催生。它的居民,来自五湖四海,并带着不同的梦想而来。深圳在极短的时间里,汇集了全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城市规模不断膨胀、扩大。又因其持续领衔全国的经济影响力,而成为当代中国的重要一隅。吴亚丁认为,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窗口和新兴移民城市,造就了深圳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创新性,是中国当代最具有时代气息的城市。这也给深圳带来了前所未来有的文学机遇,他自己也正在通往一个“文学深圳”的巨大梦想里。用文学来表达对这座城市的关注,成为他今后创作的重要方向。他坦言,自己想成为一个以写深圳为己任的作家,成为这个城市重要的文学发言人之一。吴亚丁希望,读者在他的作品中所读到的深圳,是有别于报章杂志之外的深圳,是被文学光束点亮的深圳,也是更接近历史底色的深圳。

深圳大学文学院汤奇云教授认为,吴亚丁的小说虽然没有慷慨激昂地为我们提供一套完整的对这资本时代的人生以精妙言说与解释,但他对当下都市人的内心生活过程与转变的真实揭示,对正处于开放时代人们的精神真相的深层探寻,预示着一种新的都市小说叙事正萌动于我国小说界。

编辑: 仰双全

微信“扫一扫” 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