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人才工作网首页 > 群英汇 返回首页>>

郑海荣:“不成型”的深圳充满机会

来源: 南方日报发布时间: 2014-01-21

    

    上月底,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郑海荣和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王俊一起获得“陈嘉庚青年科学奖”。陈嘉庚奖两年一度,素有“中国诺贝尔奖”之称,而青年科学奖则是奖励年龄小于40岁的杰出科学家,每届全国限额不超过6名。

    与外界熟悉的37岁“基因领袖”王俊相比,年纪小一岁的郑海荣非常低调,几经邀请才同意接受采访。谈起美国博士毕业后,为何在许多城市科研界发出的offer中选择深圳时,郑海荣用“不想娇惯自己”来形容。“北京、上海、武汉等城市会给搞学术的人更安全的感觉,而深圳虽然各方面都有一种‘还不成型’的感觉,新兴产业自身创新能力不足,但区域经济对于科技的需求很旺盛,这里充满了机会。”

    如今,这位年轻的博士带领团队提出了复杂声场环境中的声幅射力计算方法,为生物医学研究、声学测量、无创治疗以及超声临床急需的医学成像技术和仪器研制提供了一种新手段。“以前是科研国内人才‘孔雀东南飞’到深圳,而现在是世界的‘孔雀’飞到东方深圳。”郑海荣认为,深圳正以其良好的创新氛围和日益完善的创新链条吸引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才,而他只想简单地顺着心走,践行着自己信奉的科学精神。

    对科学抱着强烈兴趣

    郑海荣在哈工大度过本、研6年时光。期间,成绩不算拔尖的他做了一个在同学看来很“牛”的毕业设计,科学家的潜质已现雏形。

    对郑海荣来说,没有什么比发现“科学问题”更让他着迷。出生在安徽农村的郑海荣,人生中第一个“科学问题”是“怎么让家里的农机具不要老是坏”。在幼年的他看来,这就是最朴素的“重大需求”。

    “父亲的床下全都是大大小小的零件。一堆看似没有生命的零件,在他的拼拼装装下,变成了可以用的动力工具。”在他眼里,父亲就是一个发明家。每当父亲捣鼓这些的时候,郑海荣爱站、蹲在旁边痴迷地看:“太神奇了。”

    “那时,父亲在农闲时用柴油机搞膨化生意,把玉米粒、大米等谷物放进去,就会变成爆米花。”但谷物及粉末杂质常常卡在轴承里面,导致支撑旋转的轴承很容易磨损。父亲经常晚上回来抱怨“今天又坏了一个轴承”,大大增加了成本。

    那时才上初一的郑海荣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在琢磨:“能不能有一种材料代替现在的金属轴承珠,不会摩擦损害轴承。”他想到了水银——或者类似的液态金属。尽管最后遇到很多工艺问题,他的想法没有成功,但他认为这就是人生中第一次“搞科研”。

    由于对科学抱着强烈兴趣,郑海荣在北国哈工大度过了本、研6年时光。在这段求学时期,成绩不算特别拔尖的他却做了一个在同学看来很“牛”的毕业设计,科学家的潜质已现雏形。

    “我国某型号运载火箭长三F当时存在一个问题,用耐高温高压的刚性材料做成的火焰喷嘴是焊在火箭上的,容易出现材料缺陷、缝隙甚至断裂。我就和导师琢磨,能不能把那么硬的材料想象成一团面团,不用焊接,直接在里面气体一吹,它就自己长出一个喷嘴来?”郑海荣给记者画起了草图。

    别人都质疑“材料这么硬,不可能吧”?郑海荣没有放弃,在导师的指导下,通过超高温膨胀成型技术解决了难题,并用PPT做成了动画。毕业多年后,哈工大依旧将它作为教学案例使用。

    毕业之后,郑海荣决定去美国读博士,他隐约觉得外边新的环境和文化也许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新机会。但刚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他便遭遇了转专业的“阵痛”——从材料学到多学科交叉的医学超声学,一切要从零开始,郑海荣学到了“aggressive(进取)”。

    白天上完课、写完作业,晚上就去实验室。在实验室一呆就忘了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才回宿舍。有次凌晨做完实验一抬头,窗外瓢泼大雨、电闪雷鸣,他顶了个纸箱就跑回去了。在路上突然来了灵感,就又折回实验室。“完全投入,不知道累,只觉得充实、开心。”

    郑海荣在美国的导师是机械工程系和丹佛儿童医院心脏科医生的双聘教授,工作和科研环境是真正的多学科交叉,跨度非常大。在授课科研之余,还从自己的科研成果孵化了两个高科技公司,负责两个公司的运营。

    “受导师的影响,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学科、一篇论文这些‘点’上的东西,而是学科交叉以及科研成果产业化这些‘面’上的、有价值的东西。”对郑海荣来说,这样的熏陶就像“火药”一样,以后一旦有机会接触“火花”,这种耳濡目染得来的积累就迸发出巨大能量。

    毕业前夕,郑海荣幸运地荣获“美国心脏学会杰出博士奖”。即便对于顶尖医学院的美国人来说,这也是非常有难度的奖项。

编辑: 叶梅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微信“扫一扫” 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