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人才工作网首页 > 文化人才 > 人才风采 返回首页>>

深圳还给文坛一个新的邓一光

来源:发布时间: 2014-01-20

 
 
 

    深圳晚报讯 (记者 李福莹) 文坛给了深圳一个邓一光,深圳又还给文坛一个新的邓一光。近日,《邓一光文集》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邓一光移居深圳之后,对作品悉心梳理的一次全新辑录,是深圳文学史上的重要事件。

本次出版的《邓一光文集》共13种14卷,汇集了邓一光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创作的部分长篇小说、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以及部分散文和艺术随笔。邓一光共创作了长篇小说9部,该套文集收集了4部名篇。其中《我是太阳》自1997年出版以来,已出版了六个版本,是中国当代长篇小说文库的必收篇目,也是长篇小说阅读市场中的长销篇目。《想起草原》被评论界誉为中国当代“最后一部浪漫主义作品”,邓一光本人极为看中这部作品。《我是我的神》是他最新的长篇作品,评论界称作“中国人的精神成长史”。《亲爱的敌人》因改编成电视剧而广为人知。

除长篇小说外,该套文集收录的中短篇小说篇目中,既有获得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等国家级文学奖项的作品,也有获得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奖、老舍文学奖、柔石文学奖等重要文学奖项的作品。与2000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首部文集相比,这部文集收录了邓一光到深圳三年来新创作的近20余篇中短篇小说,包括获《人民文学》年度中短篇小说奖的《深圳在北纬22°27′—22°52′》,获第五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短篇小说《万象城不知道钱的命运》等,显示了邓一光在城市叙事、文体探索和写作伦理上新的追求和成就。

据悉,10月26日下午,由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文联主办的《邓一光文集》出版座谈会将在中心书城举行;10月27日上午10点30分,将在中心书城北区大台阶举行首发式。

对话

“写作时,我是狂人”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深圳晚报:去年,《我是我的神》入围了茅盾文学奖前10名,当时新闻界都十分关注此事,评论界对这部小说评价极高。但或许因为一些作品以外的原因,最终未能获得茅盾文学奖,您是否觉得遗憾?

邓一光:多年前我有过一个比喻,写作者和写作就像一个喜欢奔跑的孩子与奔跑一样,奔跑是他选择奔跑的惟一目的,也差不多是惟一的过程,真正的快乐、焦虑、成功与失败都来自奔跑。如果那孩子跑得很快,他奔跑的姿势很漂亮,我们给他一粒棒棒糖,奖励他,他一定会开心,会把那粒糖含在嘴里,或者送给喜欢的人。他跑得很快,跑得很漂亮,我们不给他那粒糖,你试试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他不会停下奔跑,他依然会很开心。

深圳晚报:像《亲爱的敌人》、《我是太阳》等改编成电视剧后,都很受欢迎。在影视剧与小说之间,您如何平衡其中的关系?

邓一光:二十年来我和小说写作的关系大体上保持得不错,远离灵感就等待,力有不逮就停下,它一直在那里,源源不断支持我生长。剧本写作是我养家糊口的手艺。我是一个活儿不错的手艺人,靠自己的手艺养活自己和家人。于他人,我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能提供几千万的产值,上百人数月的就业机会,带动更多的广告投入,同时也给他人带来娱乐,于社会有益。

深圳晚报:您有很多成名作都与战争题材有关,曾经被冠以“军旅作家”的称呼。但您本人似乎并不喜欢被这样误读。为什么?

邓一光: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军旅作家”是社会学或职业学分类,在文学上完全站不住脚。司马迁和博尔赫斯不是军旅作家,《三国演义》和《静静的顿河》也不是“军旅文学”,事情就这么简单。就像深圳总在说“打工文学”,“打工作家”,无论是题材还是作家身份,哪样都是错的,无法自圆其说。其实作品写的就是人,作家写的就是故事。包括传媒在内,很多人没有弄明白,有人说了,其他人不知所云地跟着说,从众心理吧。

深圳晚报:在《我是太阳》中有这么一段话:“他们是太阳,没有什么能击倒他们!就算击倒了,第二天黎明,他们还会不屈不挠地升起来,继续燃烧他们的生命!”有人说,这是邓一光本质的写照,对吗?能描述一下自己吗?

邓一光:我写了很多人物,也许他们身上有一些我的理想诉求,但他们是文学人物,不是我。波尔斯说过一段话,大意如下:发狂的人说,我就是亚伯拉罕·林肯。神经患者说,但愿我就是亚伯拉罕·林肯。正常的人说,我是我,你是你。写作的时候,我是狂人和神经病患者。日常生活中,我是正常人。

深圳晚报:在文集的短篇作品里,您有写到深圳,您笔下的深圳有了后现代主义的味道。深圳为何让您改变了自己的写作方式?您眼中的深圳,到底是什么样的形状?

邓一光:说说鸟儿吧。有一种叫鹬的鸟儿,它通常生活在沼泽或滩涂地带,捕食无脊椎动物,它大多时候小心谨慎地涉水觅食,或者静静地在水影中等待,有时候你会觉得它在那儿睡着了。当环境改变的时候,比如河口萎缩沼泽干涸的时候,秋春季节迁徙的时候,它便改以昆虫、植物种子和果实为生,匆匆地从低空一掠而过,连叫声都变得无比锐利。作家是敏锐的观察者和喋喋不休的叙事人,他们会和环境产生互动。同时,好作家总在颠覆前经验,包括个人的写作经验,改变是作家的常态。我看这座城市从细节开始,台风后一地落叶,一个说一句话叹息三声的警察,一声为67年前离去壮士所做的纪念仪式中轻轻吹响的埙。我无法告诉你我眼中的深圳是什么,它很零碎,你可以在我的故事里看到。

人物名片

邓一光,1956年出生于重庆,蒙古族,现居深圳。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约有700万字的小说作品,600万字的影视剧本,出版文学著作40余部。作品多发表于《收获》《当代》《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作家》等刊物,其中大量作品被选载,并以英、法、俄、日等文字译介到海外。小说作品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首届冯牧文学奖、第二届国家政府出版奖等国家级奖项。影视作品曾获电影华表奖、电影百花奖、电视剧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国家级奖项。

编辑: 仰双全

微信“扫一扫” 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